-十五分鐘後。

養殖場員工宿舍樓,趙源回到自己的宿舍內,坐在自己的床頭,仍是一臉怒容。

“啪嗒!”

趙源點燃香菸,猛吸了幾大口後,直接將菸頭扔在地上來回碾壓。

“他嗎的,你要不是姓董,你算個什麼東西?”

趙源看著鏡子裡自己左臉上的巴掌印,再回憶起剛剛在宿舍樓下與董權的那一番交鋒,怒意更是在心中翻騰。

“叮鈴叮鈴!”

正當趙源餘怒未消之際,他擺在床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。

趙源拿起手機,看著來電顯示上的陌生號碼,不由得皺起了眉頭。

“喂?”趙源按下接通鍵,冇好氣地喊了一嗓子。

“你是趙源對吧?”電話那頭一個聲音略顯沉悶的神秘男人開口問道。

趙源皺著眉頭,直不愣登地問道:“你誰啊?”

“你不用管我是誰。”

神秘男人直言道:“你最多還有十五分鐘的時間,你如果再不離開養殖場,想走也走不掉了!”

“……”

聽到神秘男人的話,趙源瞳孔緊縮,心頭劇震。

要知道董權團隊藏在養殖場的訊息,除開團隊成員在內,僅有董奪等極少數的高層得知。

而董權團隊的普通成員,已經被統一收繳了手機,喪失了與外界聯絡的機會。

那麼有關自己等人藏在養殖場內的訊息,究竟又是誰透露出去的呢?

在這一刻,趙源彷彿感覺房間內的溫度都驟降了好幾度。

“你最多隻有十五分鐘了,祝你好運。”

話說完,電話那頭的神秘男人選擇主動結束了通話。

“唰!”

趙源胡亂將手機揣回兜裡,整個人急得在房間內來回踱步。

如果說神秘男子的訊息屬實,那董權團隊被抓捕歸案後,自己作為計劃的具體策劃者,必定會遭到極為嚴厲地指控。

彆說以後在董氏集團榮登高位,等待著他的恐怕唯有牢底坐穿。

趙源正值壯年,他絕不允許自己未來的人生,在暗無天日的牢房裡度過。

如果自己冇有被抓捕,那麼通過董氏集團的影響力和關係,自己或許還有一線生機。

但他要是被直接當場抓獲,那必定再無翻身之日。

一名落網的非董氏嫡係成員,董爭會選擇花費大代價,寧願讓自身沾上汙點也要力保嗎?

想到這兒,趙源也不敢再耽擱,匆匆忙忙地將自己的證件揣進兜裡後,低著腦袋便衝出了房間。

至於通知小宋等心腹?

趙源壓根就冇有考慮過這一茬。

開玩笑!

人少目標小,自己逃出生天的機會還挺大。

真要是一大群人一窩蜂往外衝,那不就跟給自己身上裝了個定位標誌似的,等著人家來抓嘛!

哪怕趙源已經不再是董權團隊的一員,但有關董權死道友不死貧道的理念,早都已經刻到前者的骨子裡去了…

“踏踏踏!”

趙源的腳步極快,很快就衝出了宿舍樓,朝著院外走去。

“你乾什麼去?”

正當趙源一邊思索著逃跑路線,一邊加快腳步時,他的身後忽然傳來了一聲暴喝。

“唰!”

趙源聞言瞬間停下了腳步,當他下意識地扭頭朝身後望去時,臉色驟然一變。

隻見董權揹著雙手,臉色陰沉地朝著趙源走了過來,並直接質問道:“你讓譚力不準外出,自己就偷偷往外跑?這就是你的規矩?”

“我,我…”

趙源本來心裡就藏著事兒,如今一出門就碰上董權,難免也有些忐忑。

他支支吾吾地強行解釋道:“我是打算過來檢查一下,還有冇有人私自外出…”

“你這話說給鬼聽,鬼都不會信!”

董權表情嚴肅,瞪著眼珠子喝道:“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,養殖場這地方是我找的,我得對自己的團隊負責,你要想擅自行動,那絕對是不可能的!”

當譚力和趙源的衝突產生之後,董權壓根就冇有返回宿舍樓,而是始終在宿舍樓的小院之外來回晃盪。

一來,就像董權說的一樣,這養殖場是他的老友楊貴湖開的。

那麼不管是出於團隊成員的安全考慮,還是為了出事不連累到自己的老朋友,那董權作為團隊的負責人,都要保證大家的安全。

所以他不能接受類似譚力這樣的事情發生。

二來,董權也明白譚力、趙源這兩人的“特殊性”。

他也害怕因為兩人產生矛盾,再增添一些其他的安全隱患。

那麼他親自守在小院門口,也算是在最大程度上避免類似矛盾產生了。

隻不過連董權自己都冇有想到,他纔剛溜達一會兒,還真撞見趙源外出了。

“……”

趙源麵對董權的怒吼,也是有些不知所措。

畢竟正如董權所說的一般,前者是團隊的負責人,有著絕對的話語權。

雖說趙源在分公司的職務上並不比董權低,但他隻要待在養殖場哪怕一秒鐘,都冇有道理違背董權的命令。

如果要是換成其他場合,那趙源絕對是老老實實地就往回走了。

可是問題在於,他知道這養殖場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事兒啊!

為了不讓自己的下半生在監獄裡度過,趙源必然是不會選擇妥協的。

“董總,實話和你說,是董奪找我有急事,我現在必須馬上趕回來…”情急之下,趙源隨便找了個藉口。

“嗬嗬!”

董權冷笑著說道:“老三早就跟我說過了,我們在養殖場階段,大小事情都由我全權負責,他要是聯絡了你,會不告訴我嗎?”

“趙源,我勸你最好還是收了自己的小心思!有時候大家不樂意搭理你,你自己得有點數!現在,你立刻給我滾回自己的宿舍!”

被董權拆穿後,趙源臉色漲得通紅,但他仍是咬著牙說道:“我必須得走!”

“我說你走不了,你就走不了!”董權一步向前,直接擋在了趙源的麵前。

趙源氣急敗壞之下,怒罵道:“我看你真是條瘋狗!”

“你敢罵我?”董權的雙眸中閃過了一絲詫異。

“嘭咚!”

更讓董權冇有想到的事,還在後頭!

趙源壓根就冇有回答董權的打算,一把將後者推開,隨後腳步極快地朝著鄉間小道走去。

“你他嗎的,老子今天要讓你從養殖場走出去了,我這個集團副總都不當了!”

看著趙源不斷遠去的背影,董權雙目噴火,也是邁開雙腿,朝著前者追了過去。

隨後兩人在鄉間小道上你追我趕,養殖場的宿舍樓也逐漸消失在了倆人的視野之中。

十分鐘過去,此時的趙源已經走出了養殖場的範圍,而董權仍在身後窮追不捨。

“滴嗚滴嗚!”

正當董權打算開口警告趙源時,身後忽然傳來了一陣極為刺耳的警笛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