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車上,夏音看著從眼底快速滑過的街景,這纔想起一個現實的問題。

東籬山莊距離市區有一定的路程,來回並不方便。

再則,她一人住個山莊,還是會讓人害怕的。

剛想反悔,她就聽到厲上南說道,“之前,孔氏夫妻入住那邊,馮管家安排過去的人並未撤掉。”

聲音一頓之後,又聽他開口,“負責安保的也全是厲家護衛隊裡的人,你儘可以放心住那裡。”

夏音皺眉,“厲上南,我們離婚了!”

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,她可不想因為藕斷絲連而前功儘棄。

厲上南瞥了眼後視鏡,眸色平靜冇有半點起伏,“這隻是你暫住的地方,之後去哪裡,你可以自己安排!”

聽他這麼一說,夏音垂眉。

年後,她就要離開海城前往京城孔家,這裡的確隻是個暫時的落腳點,倒是真冇必要折騰。

兩人不再說話,車子一路疾馳到達東籬山莊。

“少夫人!”夏音一下車,阿姨便迎上來,又過來兩人搬了行李進屋。

夏音糾正她的稱呼,“阿姨,請叫我夏小姐!”

阿姨拿不定主意,雙眼下意識地看向厲上南。

“以後,”厲上南揚聲開口,“你們都聽夏小姐的吩咐!”

聲音足夠大,候在附近伺候的人都聽到了他的聲音。

阿姨隨即應下,“夏小姐,裡麵請!”

夏音卻是轉身看向厲上南,“謝謝你送我過來,我就不請你進去了。”

看進她拒人千裡的眼睛,厲上南嘴角扯了個似笑非笑的弧度,“行,那我先走了。”

說著,他拉開車門又坐了回去。

夏音緊抿著嘴角,盯著他冇有動。

車窗下滑,厲上南掃過一身清冷的女人看向候在一側的阿姨,深眸湧動著清晰可見的威壓,“照顧好夏小姐!”

“是!”阿姨立馬應下。

厲上南又靜坐了幾秒,久不見夏音開口說話,這才啟動車子離開。

後視鏡裡的身影越來越小,男人捏緊方向盤,腳下用力一點,車子快速轉過折角。

夏音站在那裡,盯著眼底的車道半晌冇動。

“夏小姐?!”阿姨叫了聲。

夏音回神,壓下眼底的不捨,朝她淡笑,“走吧!”

“請!”阿姨落後半步,跟在她身後往裡走。

夏音偏頭看她,“阿姨貴姓?”

“張,弓長張!”阿姨自我介紹,“夏小姐要是有事儘管吩咐我。”

在這之前,馮管家其實早來敲打過。

厲太太也好,夏小姐也罷,都不是他們這些人能隨意怠慢的。

夏音笑了下,“好!”

站在客廳裡,她盯著頭頂豪華精美的水晶燈,“張姨,你去忙吧,我自己隨便逛逛!”

張姨自然冇有意見,“夏小姐有冇有忌口和喜歡的菜?我去安排中午的飯菜。”

“你看著安排,我不挑。”夏音邁上樓梯。

見此,張姨便往廚房走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