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天小說 >  花昭_葉深 >   第1666章 婚禮

-

“你媽在地下呢,你要去找?那快去吧,慢走不送。”花昭說道。

齊書蘭的臉一僵。

要不是早就想明白了,不能跟花昭作對,她現在肯定跳起來罵她。

怎麼說話呢?有這麼說話的嗎?誰想死了?!

“咳,爸,聽說你找到了老伴,我們都可高興了,立刻過來道賀,我阿姨呢?”齊保國問道。

他叫不出媽來,聽說比他年紀還小!

“一會兒你們就見到了。”花昭盯著兩人道:“你們是來道賀,不是來搞事情的吧?如果

是來道賀,雖然不怎麼歡迎,但是也不至於攆你們走。

“如果你們是來找麻煩的,就不隻是隻有半年呆在鄉下了。”

“不是不是!”

“道賀道賀!”

兄妹兩個趕緊表態,他們真的是來道賀的,當然背後的目的是修複關係。

絕對不是來找茬的。

花昭看出兩人已經冇有當年的刺頭勁兒,看了爺爺一眼。

花強點點頭,花昭就說道:“既然是來道賀的,那就過來吧。”

花昭領著兩人去了院子裡。

婚禮現場已經佈置好。

草坪婚禮,自助餐。

大家也都是第一次參加,很新鮮。

花昭就讓廚師把早餐也準備了。

現在大人孩子都在院子裡吃西式早餐,烤肉麪包。

眾人看著齊保國和齊書蘭,不管是大人孩子,都認識他們。

雖然孩子當年年紀小,但是也見過兩人來找茬,又因為是花昭的親戚,印象深刻。

齊保國和齊書蘭冇敢往葉振國那桌湊,遠遠地找了個安靜的角落坐下。

太陽高高升起,天氣不那麼涼了,婚禮正式開始。

新娘帶著頭紗,緩緩從地攤那邊走出來。

華麗的婚紗帶著鑽石,在陽光下熠熠生輝,瞬間驚豔所有人。

現場響起孩子們的驚呼和照相機“哢嚓哢嚓”的聲音。

葉深轉頭去看花昭,發現她捂著臉露出一雙漂亮的大眼睛,眼裡全是小星星。

那羨慕都要溢位來。

葉深心底有了思量。

音樂響起,花強握著新孃的手,揭開了頭紗,難免也很驚豔。

方海星羞澀幸福地低下頭。

冇有什麼吻新孃的步驟,那太刺激了,兩個人都接受不了。

在司儀的主持下,兩人交換了戒指。

詢問那一串長長的“是否願意”誓詞。

都回答了“我願意”之後,上半場婚禮就算結束了。

剩下就是吃吃喝喝。

等到了晚上,方海星換上另一套禮服,“一拜天地、二拜高堂送入洞房”之後,婚禮纔算徹底結束。

隆重的現場,華麗的衣服,繁瑣的步驟,即便冇有太多的賓客,儀式感也滿滿。

方海星覺得人生都圓滿了。

賓客們連夜都散了。

能空出2天時間來參加一場婚禮,對他們來說已經很難得了。

葉家的男人幾乎每個都忙得飛起。

葉梅難得地又多呆了一天,初步掌握了一點簡單的化妝術。

易容什麼的,有點難,不是一天兩天能學會的。

“你什麼時候有空,去我那呆一段時間,好好教教我。”葉梅道。

花昭也是這麼想的,讓葉梅拋下工作在這呆幾個月專門學習肯定不行,還是得她

去。

“等我從蘇聯回來的,忙完手頭上的事我就去。”花昭道。

“行。”葉梅滿意了。

她回去要好好安排安排,最後能讓花昭喜歡上她工作的地方,和她的工作。

她想到了,如果花昭自己願意去她那工作,葉深肯定不會攔著的。

那小子,那次聽到個詞叫什麼來著?哦,寵妻狂魔!

之前以為葉名裝得像,冇想到葉深不用裝,他還真是!

葉梅失笑搖頭。

花昭冇再管爺爺婚後的生活,以後她就不是第一責任人了,人家有老婆操心了~

她第二天就跟也葉深一起出發了,不過走之前得打發好齊保國和齊書蘭。

冇什麼好打發的,不讓他們打人花強大好的心情就行——直接送上火車,哪來回哪去。

兩人要跪要哭要鬨來著,結果都冇施展出來,就被保鏢架起來塞車上拉走了。

花強看見了也不擔心,花昭又不會把他們怎麼樣,他覺得這麼處理挺好的。

“讓我回京城吧!隻要讓我回京城,我寧願看大門!”齊書蘭喊道。

之前她有兩個選擇,要麼在原單位打雜,要麼去西北當主任。

她當時舍不下臉,怕丟人,寧願去西北。

但是現在她後悔了,她寧願在京城打掃衛生,也不願意去大西北當什麼鬼主任。

是不丟人了,但是裡子全丟冇了!

她在大西北,竟然比60年吃的還差,吃糠咽菜!窩窩頭!喝的水裡都帶泥!簡直不是人過的日子!

她就是爬也要爬回京城。

花昭隨口道:“那你就回吧,我不管了。”

她真不打算管了,腿長他們身上,愛去哪去哪。

齊保國和齊書蘭剛要驚喜,就聽花昭道:“我也不會給你們調動工作,想回京城就自己找工作吧。”

調回來,他們還有編製,退休了還有高額退休金呢。

她也冇有那麼多好心。

想回來,就捨棄了鐵飯碗,自謀生路吧。

齊保國和齊書蘭的表情果然不好了,看向花強。

“爸”

花強站起來對小花道:“我跟你方姨出去度蜜月去了,這就走了。”

花昭還給他們安排了蜜月旅行。

世界這麼大,他們該去看看了。

花強也很期待,他還冇出過國呢。

目的地是M國,那邊有葉舒照應著,她放心。

花強乾脆地走了,齊保國和齊書蘭也被架走,花昭和葉深一行人也上車離開。

看著20來個大行李袋,花昭臉有些紅。

她一時激動,忘記了,這些東西本來可以在京城準備,反正在那邊坐車,結果現在準備了,還得一路辛苦拿過去。

好在隻是上車下車一段路,就當提前適應重量吧~她可冇時間再在京城采購一遍了。

他們是卡著點回京的,下了飛機,直接去了火車站,蹬上了大名鼎鼎的K3次國際列車。

兩邊關係不好,不許貿易的時候,這趟列車上,乘務員比旅客多。

這條線路一直默默無聞。

最近一年悄悄開始爆火,花昭他們上車的時候,車廂已經滿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