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燃嗯了一聲。

“那你們打算怎麼辦?”森萬好奇勁兒來了,連吃飯的動作都停了下來。

陸燃勾唇,“當然是,他想的那樣的辦。”

他??

森萬不知道陸燃口中說的他是什麼意思。

但卻腦子裡下意識的出現了沈醉那個男人的影子。

陸燃知道沈醉想做什麼。

當然,那也是她想做的。

他們兩個人有著一個共同的目標——

推倒星盟,占領切爾曼星!

她和沈醉都不是什麼愛好和平的人。

沈醉的基因裡更有天生的嗜血和戰鬥因子。

切爾曼星作為一個想要殖民地球想了幾千年的星球,他們不可能以和平的方式對待。

既然不能被對方殖民,那麼,就隻能他們將對方統一。

至於星盟。

他們根本冇想要被彆的勢力去統治。

星盟的確是個維護秩序的好東西。

可是,他們的血液裡所流淌著的,從來都不是成為彆人的附庸的驕傲和自尊。

即便存在於星盟,他們也隻能成為最頂端的存在。

沈醉,絕不會允許他的國家,他的人民,他的妻子,他的子女,成為彆人的附庸,被束縛,被同化,被人踩在腳下。

當然,陸燃也不會允許自己的家人,朋友夥伴如此。

而自從上回陸燃在競技場中的首秀之後,就已經成為了競技場中的常客。

同時,學院裡也在發生著微妙的變化。

原本換上了其他派係統一製服的新生,開始穿回了從前的灰色新生製服。

不再是隻有陸燃和森萬兩個灰色製服學生。

就連零星幾個老生,也有的混亂開始換會了灰色製服。

漸漸的,學院裡開始真正的產生了屬於灰色這一道派係。

隻是這一派係不像其他的學生會主理人所在的派係一樣有王,有老大。

但幾乎在灰色派係的學生中,都已經默認的將陸燃的位置擺在了等同於主理人的位置上。

一個人被排擠,兩個,三個,四個……

當他們灰色派係的人越來越多的時候。

那些在學生之間原本立於學院的陳舊規矩,和整個學院原本的平衡,就已經開始出現了裂痕。

在陸燃所不知道的情況下,她已經成為了灰色派係的“新王”。

他們開始反抗陳舊的製度,和其他主理人派係所立的規矩。

一旦發生衝突,就學陸燃一樣直接上競技場約戰。

還會學陸燃一樣蹦出幾句屬於地球的臟話。

“媽的,怕你啊!”

“來啊!競技場見,不來的是雜種!”

當陸燃聽到森萬跟自己說的時候正好在喝水,登時就一口水噴了出來。

“果然還是得靠文化輸出啊………”她不禁感歎了一句。

同時,幾個主理人也都察覺到了學院的變化。

可這一次,他們竟然無能為力。

因為陸燃是在用實力說話,她根本不怕被排擠,也不怕被針對。

她的這種一往無前的凶猛,更帶動了其他新生們的反抗。

陸燃剛走出宿舍門口,就看到距離她不遠處站著一道身影。

那身影帶著些許慵懶的靠在身側的柱子上。

“陸燃同學,有興趣聊聊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