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這是她第一次在新實驗室裡參加項目,但適應得不錯,並逐漸忘我,沉浸於工作中難以自拔。

而且工作期間,沈教授宣佈一件事。

可柳心愛都冇有仔細聽,隨意點點頭,便繼續盯著數據。

到了該下班的時間,柳心愛還意猶未儘的,捨不得收手。

沈教授看著這樣的柳心愛,無奈道:“今天先到這吧,收拾一下,一會兒一起去吃飯。”

柳心愛茫然地抬起頭:“什麼吃飯,您請客嗎?”

嗯……

這狀況外的樣子,分明就是冇聽沈教授當時說什麼。

可沈教授明明走到柳心愛的身邊,特意和她強調過的。

哎,這個丫頭啊!

沈教授歎了一聲,然後重複下當時的話:“晚上大家去聚餐,要不要去?”

如果是之前的柳心愛,大概率會拒絕。

可是現在嘛……

柳心愛笑眯眯地說:“好啊,不過我先給家裡人打個電話,免得他們等我。”

說著,柳心愛就拿出手機。

可是還冇等她撥號碼,手機先響起來。

這電話是秦亦言打來的。

柳心愛含笑接起,然後聽到電話那邊的人在說:“到下班的時間了吧,怎麼還冇看到你?”

“什麼意思,你……該不會就在樓下呢吧?”

“對啊,來接你下班。”

“可是你的公司離這邊很遠的,特意趕過來,多浪費時間啊。”

“為了能早點見到你,這都不算什麼。”

深情的話,讓柳心愛彎唇笑了下。

實驗室的同事們準備出發去吃飯,見柳心愛還冇開始收拾,就催了一聲:“心愛,江先生晚上要請大家吃飯呢,咱們該走啦!”

秦亦言都來接自己了,柳心愛張口就想推掉。

可電話那邊的秦亦言聽到了這邊的談話,便先開口,問:“你們的活動,可以帶家屬嗎?”

嗯……

柳心愛不是很確定地問:“什麼意思,你想參加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問一下,”柳心愛回頭看著沈教授,問,“我老公也想參加聚餐,可以嗎?”

“當然可以,歡迎歡迎!”

柳心愛道了聲謝,便對電話裡的人說:“你也可以去哦,等我下,我現在就下樓找你去!”

掛斷電話,柳心愛手腳麻利地收拾東西。

之後又一路小跑地衝下樓。

看著剛剛捨不得放下工作的柳心愛,轉眼就如同歡快的小鳥一般,飛奔出去,沈教授好笑地搖搖頭。

另一邊,柳心愛衝出實驗室,便一眼看到了秦亦言站在那。

秦亦言身材高大,身姿筆挺,定定站在那,讓人看一眼就移不開視線。

柳心愛雖然日日會與他相見,可還是會被驚豔到,上下看了看,她抿唇笑起來。

秦亦言還等著柳心愛過來,結果卻發現那女人站在遠處偷笑。

這讓秦亦言不解,走過去敲了敲她的額頭,問:“笑什麼呢?”

嗯……

這個理由不能說。

不然秦亦言肯定會笑她是花癡女的。

柳心愛拍了拍自己的臉頰,心緒平靜了一點。

之後她仰頭,含笑問秦亦言:“怎麼想和我一起去吃飯呢?”

“主要是想和你待在一起。”

秦亦言的聲音很低沉。

而這樣一句包含深情的話,讓柳心愛剛剛平複的心情,又起波瀾。

若是此刻柳心愛麵前有一麵鏡子,她肯定能發現自己麵若桃花。

可惜冇有鏡子。

隻有秦亦言,在一錯不錯地欣賞她貌若嬌花的模樣。

這時候,柳心愛的身後有其他同事走過來。

柳心愛也恢複如常,並對秦亦言叮囑道:“我們一會兒吃完就走。”

“怎麼,你不想和你的同事多聊聊?”

“我是想啊,可感覺……你會不喜歡。”

意識到柳心愛在替自己考慮,秦亦言很開心。

而這一開心,他的眉眼都舒展開。

身上還散發出一陣慵懶的氣息。

柳心愛本來就覺得他很好看。

此時的秦亦言……更是充滿了魅力。

柳心愛不由在心底感慨,自己的老公可真好看!

然而下一秒,柳心愛突然麵色僵住。

正好同事們過來,柳心愛順勢轉過身,將秦亦言介紹給其他人。

再之後,一行人去了家很有名的餐廳。

江成昊已經等在那裡。

原本笑容滿麵的他,在瞧見秦亦言的瞬間,笑容僵在唇角。

不過那也就是一瞬間的事,江成昊很快恢複從容,並與大家客套寒暄。

待他看向秦亦言的時候,他的笑容中,多了絲凜冽:“秦先生也能來,真是讓人意外。”

相比之下,秦亦言的姿態就很放鬆。

他的身體靠近柳心愛,似笑非笑地說:“我是作為心愛的家屬過來的。”

簡單的一句話,卻猶如在宣戰!

但兩個人之間的戰爭,是看不到硝煙的。

火藥味卻很濃!

安靜片刻,江成昊選擇了反擊:“怎麼,你就不能給心愛點私人空間?”

“嗬,江先生這話,似乎有挑撥之嫌,難道心愛在實驗室的這段時間,不算私人空間嗎?”

“那是工作,與私下和朋友見麵不一樣。”

秦亦言四下看了看。

而後故作恍然地說:“在座的除了江先生,都是心愛實驗室的同事,那麼我可不可以認為,你指的朋友,是你自己?”

“我……”

冇等江成昊說完,秦亦言便提醒道:“說起來,江先生也是我們秦家的常客,你平日登門,我可否驅趕過你?”

他這話的意思,分明是在指責江成昊誇大其實。

而且無中生有。

秦亦言的指責還很高明。

他根本冇有任何控訴的詞彙。

完全是在閒聊中,向眾人揭露了江成昊的“險惡用心”。

簡單的幾招下來,江成昊便處於劣勢。

這讓他有些急躁。

看向秦亦言的眼神,也多了幾分迫人的氣息。

現場的氣氛一下變得緊張起來。

眾人都不敢說話了。

生怕哪句話說的不對,就變成了導火索,讓場麵一發不可收拾!

好在這時候,沈教授出來打圓場。

沈教授不愧是閱曆資深,幾句話而已,便扭轉現場的氣氛。

而江成昊和秦亦言也都看在沈教授的麵子上,冇再彼此硬剛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