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陸星苒決定放下工作,好好陪兩個孩子幾日。

她每日陪念羲看書,陪小檸檬玩遊戲。

幾日之後,和兩個孩子直接的生疏徹底消失。

沈念羲滾在陸星苒懷中,“媽咪,你能跟我說說爸爸的事情嗎?”

陸星苒摸了摸小傢夥的頭,低歎:“你爸爸被人催眠了,他並不相信我,不願意跟我回來。”

沈念羲不懂:“他為什麼不回來,西元很好嗎?”

陸星苒搖頭,“他把西元當成了自己的責任,所以冇辦法放下。”

“那怎麼辦?”小傢夥很難過,“那爸爸永遠都不回來了嗎?”

“沒關係啊。”陸星苒摸了摸小傢夥柔軟的髮絲,“等爸爸想起來,他就回來了。”

“可他若是想不起來呢。”

“那我們就過去陪他,很容易的。”陸星苒安慰,“慢慢來,困難總會解決的,隻要我們不放棄。”

聽媽咪書不會放棄爸爸,沈念羲才放鬆下來,不過,他還是有些不懂,“媽咪,既然你不放棄爸爸,為何要說,一段時間都不過去。”

“聽過一個詞嗎,欲速則不達,是我逼的太緊了。”陸星苒望瞭望窗外。

她要給沈韶霆時間,讓他慢慢想清楚。

西元國。

洛安處理完政務,詢問遊斯:“她回去多久了?”

“您是問古星苒小姐嗎?”

洛安看他一眼:“她不是解釋過了,她是陸星苒,華國的陸星苒。”

遊斯趕忙點頭:“已經三天了。”

洛安望瞭望窗外:“那應該快回來了。”

“星苒小姐不是說有很多事情要做?三日回不來吧。”遊斯覺得不可能。

洛安勾唇:“她會回來的。”

因為這裡有他在,她很快就會回來的。

然而,三個月過去了,陸星苒仍舊冇回了。

洛安臉色鐵青,若不是他身份特殊,出國不方便,他肯定親自追到華國。

回到房間,他調出陸星苒臨走之前交給他的資料。

上麵有關沈韶霆的一切,她告訴他,他是沈韶霆,她的丈夫,他們有兩個孩子。

他並不是洛安,隻是悲催眠了。

這種事情太荒謬太匪夷所思了,洛安不想相信,但是看著照片跟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人,又不得不相信。

頭又開始疼了,洛安迷茫,他到底是誰,是沈韶霆,還是洛安。

他真的被催眠了嗎?

頭痛欲裂,他不敢在想,趕忙收回思緒,將資料收起。

再等等吧,記憶太過真切,他很難相信自己是被催眠了。

時間會證明一切。

慢慢的,總能清楚。

隻是,星苒她到底什麼時候回來,她不管他了嗎?

從一開始的自信,到現在的不確定,洛安已經不確定陸星苒的心思了。

她還會堅持嗎,還會喜歡他嗎,還願意來找他嗎?

都這麼久了,她怎麼還不回來?

“殿下。”遊斯過來通報,“王後要見您。”

洛安點點,“我一會過去。”

洛安不想去見王後,肯定又要提他娶親一事。

洛安很煩躁,但是王後身體不好,他也不好太過強硬。

歎息片刻,還是起身過去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