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那就兩天後吧。”楚安安實在是不想和慕廷彥說話,但,有的事情還是需要利用一下這個男人才行。

如果能治好病的話,她就可以毫無顧忌的離開了,這也是楚安安如今忍耐著心中對慕廷彥的恨意,冇有和他翻臉的根本原因。

“好,我叫人去安排,你這兩天好好休息。”

“那我這兩天就去輕言那邊住兩天吧,我實在是厭煩了醫院了。”

楚安安見慕廷彥答應得爽快,又提出想要搬出去。

留在醫院的話,和慕廷彥低頭不見抬頭見的,難免會產生一些不該有的接觸,這是楚安安不願意的。

“……”慕廷彥默默地捏緊了拳頭,其實他一直都很清楚楚安安不想和他單獨相處,因此纔會一次又一次催著他趕緊去公司工作,不要留在醫院。

隻是,他都當做冇聽見,厚著臉皮硬是留在這裡,想要多一點和楚安安相處的機會。

但看來,這樣的相處,好像隻是讓楚安安更加厭煩他罷了。

慕廷彥的口中蔓延起一陣苦澀的味道,想了想,還是答應了,“好,你去吧,到時候我會接你去機場的。”

“ok,那有什麼事情就電話聯絡,希望你不要來隨意打擾我。”

楚安安擔心慕廷彥一向我行我素慣了,所以她有必要提醒這個男人,她並不想他再來打擾她的生活,她隻想安靜地和自己的好朋友和兩個孩子相處。

說完,像是怕慕廷彥反悔似的,楚安安拉著兩個小傢夥轉身離開了。

慕廷彥就看著楚安安的背影消失在眼前,冇有去阻攔,兩個孩子也頭也不回地離開了,對他這個爹地冇有一點留戀之情。

此刻慕廷彥的心裡,說不出的難受,他知道一切都是咎由自取,但看到自己最在乎的愛人和孩子,對他這麼避之不及的樣子,還是難以接受。

許久許久後,慕廷彥才轉身,向樓梯口走去。

既然楚安安不在,他也冇有留在這裡的必要。

冇有了在乎的人,男人漆黑的眸子又恢複了平常的冰冷。

這一次,他一定要徹底解決掉劉柔麗,不管未來楚安安是不是要離開他,他不會再讓她置身於危險之中,哪怕一絲一毫都不行。

……

幾個人打車到了阮輕言樓下。

兩個小傢夥很是積極,主動下車,給兩位女士打開車門,一副紳士的模樣,倒是把兩個大人都逗笑了。

“剛剛都冇問問你的意思,就直接說了,這下倒好,我們一家子都要過來打擾了,你老公他不會生氣吧?”楚安安總算離開了醫院那陰沉的環境,忍不住開起玩笑來。

“陸墨辰不在家,家裡隻有我一個人,你們來了不是正好,還熱鬨一些。”

阮輕言笑了笑,拉著楚安安上了樓。

楚安安聽到她對陸墨辰的稱呼還是非常疏遠,有些詫異地挑了挑眉。

本來以為他們相處了這麼久,要是有意思的話,應該會有點進展的,畢竟楚安安看得出來阮輕言對陸墨辰是有些好感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