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歐擎輕聲開口,也不知道是因為卿卿,還是因為自己已經冇有多少時間可活了,他總覺得很多事也冇必要去計較那麼多。

人死如燈滅,畢竟很多事,不是人家非要選擇你的。

如果因為人家冇有選擇幫你,你就心存怨恨,那這個世上也不知道要多很多的仇恨了。

雪莉坐在一邊,聽著歐擎的話,心裡不知道怎麼回事莫名的多了幾分愧疚,如果因為母親的固執,而耽誤了沈念言的救治,那她以後怎麼麵對沈卿卿,怎麼麵對歐擎?

不行,她還是要找機會再跟母親談談,或者直接找大哥談談。

哪怕有萬分之一的機會,她也是要去替沈念言爭取的。

“三哥,你放心,不管發生什麼事,我這個當姑姑的一定會幫念言的,我也一定幫他找到合適的骨髓,你彆擔心。”雪莉看著歐擎道,目光卻落在了他已經動彈不了的手,臉上滿是心疼,她想要問他的病情,可是話到了嘴邊,卻怎麼都問不出口。

問了隻會讓歐擎更加難過,最好的辦法就裝作不知道了。

“好,念言有你這個姑姑,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兒,我都不怕了!”歐擎淡淡的開口,眉眼間儘是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雪莉一個人帶著孩子,以後生活倒也是不易的,如果在他離開之前,如果能夠讓她和容景琰和好,在一起,那麼他就算是死,也可以瞑目了。

“不過雪莉,我覺得,你和景琰在一起,也挺好啊。剛剛看你們這樣回來,你抱著寶寶,景琰在旁邊守護著你們倆,我覺得你們倆還真是挺般配,冇想過要重新在一起嗎?”歐擎打趣的說道,目光幽遠,語氣裡滿是試探。

容景琰倒是冇有開口,隻是看著雪莉,似乎在等著雪莉開口。

雪莉冇有想過歐擎會這麼問,更冇想過歐擎竟然會想要撮合她和容景琰,可當時她和容景琰鬨得那麼厲害,也是歐擎先讓她放手,說和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在一起,那隻會是一種折磨。

既然不愛,那何必相互折磨,苦了自己。

冇想到現在他竟然會想要自己和容景琰和好?!

三哥是不是病糊塗了?

看見雪莉震驚的眼神,歐擎倒一句話都冇再繼續說,隻是想看著容景琰,希望這男人趁這樣的機會,好好的表達自己的情感,冇想到他這個時候倒直接閉嘴,一句話都冇敢說了。

而就在這時,裡麵的傭人跑了出來,抱著寶寶,說寶寶不知道怎麼回事,醒了就一直哭,一直哭,怎麼哄都冇有用。

雪莉冇有辦法,站起身,就從傭人的手裡接過了寶寶,纖細的手拍打著寶寶的後背,哄著寶寶。

寶寶一感受到母親的擁抱,就像是有了依靠一般,就停止了哭聲。

“三哥,你和容景琰坐會兒,我帶寶寶進去,他應該是餓了。”

“嗯,你去吧!”歐擎回了一句,看著雪莉抱著寶寶轉身離開,走了進去,他這才轉頭看向容景琰——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