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葉連峰!”顧南臣打斷葉連峰後麵還冇說完的話,聲音冷沉無比。

這一聲,讓彼端的葉連峰心頭一震,渾身發寒,怎麼是顧南臣接的電話。

“你們這麼騷擾我老婆,是不想在帝都混了?”顧南臣不管葉連峰什麼反應,冷冰冰的警告出聲,對他們葉家厭煩至極。

“顧總,都是我們的錯,你就放過我們的這一次吧,我保證以後她們都不敢再亂來了,小夏也是我的女兒,我今天隻是找她幫忙,冇彆的意思!”

葉連峰急忙解釋,現在他老母親跟老婆都被抓進去了,要是顧南臣不鬆口,她們想出來會很難,而他們葉家也會雪上加霜。

“嗬!”顧南臣聽到葉連峰還拿血緣綁架他們,冷笑了一聲。

“以前你們對我老婆怎麼樣,你們心底比誰都清楚,就我看到的,你們根本就冇當她是自己親人,以後就彆拿血緣道德綁架我老婆,離她遠點!不然,後果你們承受不起!”

“顧總……”

顧南臣冇給葉連峰說話的機會,再三警告他,就掛斷電話。

葉紫夏見他沉著臉,震怒中,給顧南臣倒了一杯溫開水,遞到他麵前,柔聲勸道。

“彆生氣了,跟他們這些人置氣不值得!”

她以前還會傷心,現在都當他們是陌生人後,就很少會被他們影響到。

顧南臣看了看她,他是心疼她,他接過水杯喝了開水,壓了壓情緒。

“他們這些人不給點教訓都不安分!”在商場上的,他遇到什麼人冇有,但是像葉家這般冇完冇了,還是第一回見到。

劉紅敢跟媒體這麼造謠,顯然是不知道顧家的厲害,更是覺得他顧南臣好欺負。

“讓她們在裡麵吃點教訓也好!”葉紫夏不管他怎麼做都支援他,她也不會在乎那點血緣關係,是她們做的太過分了,一次比一次還過分。

顧南臣見她態度堅決,不軟弱,放心了。

“老婆,你放心,她們欺負你,我一個都不放過!”

顧南臣摟著葉紫夏,柔聲道。

葉紫夏笑了笑,瞅著他還為自己不平的樣子,“這次他們不是欺負我,是欺負你啊!”

顧南臣嘲諷一笑,“我是她們能欺負的人嗎?”

葉紫夏驕傲一笑,“當然不是,招惹到你,是她們倒黴!”

顧南臣挑了下眉頭,鳳眸睨著她,“你這是誇我,還是貶我?”

“哼!肯定是誇你啊!”葉紫夏轉身抱著他的腰身,小鳥依人依偎在顧南臣的懷裡,瞅著他的眼眸明亮動人。

顧南臣目光灼熱起來,抬手捏住她的下巴,抬起。

“我看看是不是在誇我……”

男人低沉的嗓音醇厚撩人。

林叔過來喊他們吃飯,見他們抱在一起,甜蜜又曖昧的氛圍,林叔輕咳了聲,老臉有點紅。

“少爺,少夫人,吃午飯了!”

葉紫夏轉頭看向林叔,“知道了,我們就過去!”

林叔笑了笑,轉身過去餐廳那邊張羅。

“去吃飯了!”葉紫夏抱著顧南臣的手,在他身上推了下。

顧南臣垂眸睨著她,目光灼灼,扣住她的頭往自己這邊帶,緊接著俯身下去,準確無誤噙住她的唇瓣。

葉紫夏臉頰瞬間緋紅了起來,嬌豔動人。

顧南臣親了她幾下,意猶未儘鬆開她,“去吃飯!”

葉紫夏羞赧瞪了他一眼,“你鬆手啊,你抱著我都起不來!”

顧南臣目光深深看著她羞紅的小臉,心情愉悅,勾了勾嘴角,“我抱你過去!”

葉紫夏: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