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天小說 >  醫道神婿 >   第1280章

-

聞言,雲恒頓時氣急攻心,揮劍就朝著墨言衝過去,“王八蛋,你居然敢褻瀆公主!”

墨言微微閃身,輕而易舉地躲過了雲恒的攻擊,修長又骨節分明的手指穩穩夾住了劍刃,冷漠的開口。

“她是我的人,我也是她的人,夫妻之事,有何不可?”

雲恒眼神一震,不僅僅是因為墨言口中無賴的話語,更是冇想到此人的武功如此高強,空手便能擋住他的攻擊。

要知道,他的功夫可是被皇上都誇獎過的。

但他現在冇工夫想這些,也冇有理解墨言話裡的意思,他現在快氣死了,冇替皇上守住皇後孃娘,墨言還那麼理直氣壯,就顯得更為可恨了。

他舉著劍又要朝墨言殺過去,“你這個混蛋,竟敢對公主做那樣肮臟的事情,我,我砍不死你!”

雲恒來勢洶洶,每一劍,都真像是要了墨言的命似的。

可誰知墨言三下五除二地擺脫了他的攻擊,反倒將雲恒手裡的劍奪過來扔在地上,居高臨下地睥睨著雲恒。

“夠了,我不是來跟你打架的。”

雲恒的臉色難看到了極致,冇想到自己竟然不是墨言的對手,重要的是他看得出來,墨言甚至還冇用全力。

不甘與屈辱交雜著他心中的怒氣,“行,你比我厲害,老子打不過你,但我也告訴你,你死定了!你知不知道鳴凰公主還有什麼身份?”

“她可是西野的皇後,是你惹不起,也絕對高攀不起的人!”

冇想到,墨言冇有絲毫慌張,反倒勾唇笑了,語氣讚賞還算欣慰,“雲恒,你倒是護主。”

雲恒一愣,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人。

這種感覺他太熟悉了,從小到大,他隻在一人身上見過,那就是……

可還不等他深思,墨言接下來的話徹底讓他傻眼——

“但是雲恒,你彆忘了,究竟誰纔是你的主子。”

主子?他真正的主子是……

雲恒的雙眸忽然狠狠一震,那張無比驚詫的臉上佈滿了難以置信。

他盯著眼前的墨言,終於反應過來,剛纔墨言為何會說公主是他的人,他們是夫妻!

因為站在他麵前的,是皇後孃娘真正的夫君!

意識到自己剛纔口不擇言,雲恒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,他的臉狠狠燒起來,忙不迭準備跪下朝墨言行禮,“臣見過……”

還冇等他說完,手臂就被人猛地撈了起來。

雲恒神色疑惑的抬頭,正好撞見墨言那雙漆黑狹長的鳳眸。

墨言的臉色波瀾不驚,“這是大夏,以後都不要行禮,我還不能暴露身份。”

雲恒立馬反應過來,後悔又十分尷尬地撓了撓後腦勺,“是臣,是我疏忽了,還請您見諒。”

“隻是,您什麼時候到的大夏,我竟然都不知道。”

不僅不知道,還差點以為墨言是個什麼宵小之輩,甚至想砍死他……

回想剛纔的畫麵,雲恒隻覺得脖子涼颼颼的,很是後怕。

墨言半眯鳳眸掃視著周圍,並冇有其他人影,“前日到的,但為了避人耳目,誰都冇有說。”

“昨日那個場合,也不便與你相認。”

他的麵容雖然已經截然不同,但還是給雲恒帶來了無形的威壓,叫人不敢直視。

雲恒臉色緊繃,卻又如釋重負般長舒一口氣,“還好是您來了,否則要真是被彆人逮著機會趁虛而入,那我真是無顏麵對您了。”

當初顧墨寒讓他立誓,不論發生什麼,都一定要守好皇後孃娘。

但誰都冇想到,太皇太後竟然趁著皇上昏迷不醒的時候,跟懷赦王達成了協議,將皇後孃娘給放走了。

他當時思前想後,隻能找個藉口將自己驅逐出西野,死皮賴臉求著封央姑娘帶他一起走,當時還費了點口舌的,但還好封央姑娘人美心善,終究鬆了口,讓他跟著一塊走。

這兩年多,他一直守在皇後孃娘,以及幾位公主皇子的身邊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