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天小說 >  醫道神婿 >   第1329章

-粱安世...這個名字,他記下了。

希望這傢夥真的敢來吧,如果他真來了,那他也不會手下留情,勢必將粱安世挫骨揚灰。

冇再繼續神魂離體聽他們談話,秦陽神魂迴歸本尊。

...

萬豪大酒店。

蔣雲柔簡單化了個妝,然後喊上王伯出門。

上車之後,她一臉的不爽:“這個秦陽真能給我找麻煩,竟然還被掌武司給抓進去了,他屬豬的嗎?”

王伯寬慰道:“小姐息怒,秦陽肯定不會做能讓掌武司出動的事情,這裡麵必有隱情。”

“要不是看在他已經解救了白家眾人的份上,我纔不會出麵呢!”

蔣小姐一如既往的冷傲,言語之中對秦陽頗有不屑。

王伯則是已經習慣了他家小姐的嘴硬。

反正在對秦陽的事情上,小姐全身上下也隻有嘴巴是硬的了。

真要像嘴裡說的那樣,就不會收到訊息的第一時間就動身去掌武司。

蔣雲柔跟王伯來到了掌武司大門。

兩人直接就要闖進去,兩個掌武司的守衛攔住了他們。

王伯甩出一塊令牌,不多說半句話。

那兩個守衛看了一眼,神色一肅,然後就打算放行。

正在這時,向天龍跟金刀使同時從掌武司裡走了出來。

“王白,你來掌武司做什麼?”金刀使平靜地看著王伯。

王伯見金刀使也在這,當即眉頭狠狠一皺:“金刀使...你跟向天龍什麼時候這麼熟了?”

金刀使淡淡道:“我跟向組長關係本就不錯,隻是你不知道罷了。”

王伯頓了頓,旋即道:“我找秦陽,勞煩帶路。”

向天龍直接拒絕:“那恐怕不行,秦陽涉嫌殺害我們東江分部的副組長夏侯赦,現在誰都不能見他。”

蔣雲柔冷冷道:“這個藉口真可笑,秦陽會做這種事情?他殺夏侯赦,有什麼用處或者好處?”

向天龍淡漠道:“蔣小姐這言論纔可笑,我甚至都懶得跟你多說。”

王伯問道:“我若一定要見秦陽呢?”

金刀使說道:“都說劍是百兵之首,我卻覺得,刀纔是!”

“你若一定要見,就意味著你要強闖掌武司,那麼,我就不能坐視不管了。”

“今日正好可以藉機證明一下,究竟是刀強還是劍強!”

王白聞言,不說二話,背上的灰色裹劍布緩緩鬆弛,開始準備滑落。

金刀使也調動氣機,一刀一劍,隨時可能爆發不可想象的衝突。

蔣雲柔臉色有些難看,她也冇想到向天龍竟然這麼強硬!

正在這時,一輛黑色奧迪轎車緩緩停靠在掌武司的門口。

幾人頓時收斂氣息,然後朝那車子看了過去,接著他們都沉默了。

一個神色冷峻的老人緩緩下車,他穿著黑色的西裝,氣勢淩人,氣質威嚴。

“方老!”向天龍眼神驚詫,方博海怎麼來了?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