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天小說 >  醫道神婿 >   第1567章

-

如果你不滿意,可以試著幫他出頭!

聽聽,這是人說的話嗎?

周圍的人,都不由傻眼,這傢夥到底什麼來頭啊,腦子是不是有病啊,居然跟省首秘書這麼說話的?!

楊文楷怒道:“狂妄!”

吳秘書卻是轉過頭來,看著楊文楷,沉聲說道:“楊少,看來省首忙於工作,對你疏於管教了。”

“你開著省首的備用座駕,在這裡橫衝直撞,險些撞到人,知不知道會帶來怎樣惡劣的影響嗎?”

“立刻,給齊先生道歉!”

“否則的話,我將此事告訴省首,他輕饒不了你!”

楊文楷直接讓吳秘書給說得愣住,然後震驚道:“什麼?你讓我給他道歉?”

“開什麼玩笑?讓我楊文楷給一條狗道歉?”

“吳秘書,你是不是腦子秀逗了?!”

吳秘書大怒,一個巴掌就揮了上去,狠狠一下打在楊文楷的臉上。

他雖然隻是省首的秘書,但與省首的關係卻是非常親密的,省首更是將他視為心腹。

他做事很懂分寸,所以,根本不擔心自己這一巴掌會引來什麼不好的後果。

“你……”楊文楷愕然,摸著自己的臉頰,震驚萬分地看著吳秘書。

兩個小明星也都是瑟瑟發抖,這種事情,她們可不敢再多嘴了。

一旁的李天洛也隻能裝作什麼都冇看見。

吳秘書黑著臉說道:“今天,你要是不給齊先生道歉,我立馬就給你爸打電話,讓他親自過來,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!”

說話間,吳秘書真的摸出手機,看樣子,似乎是來真的了。

楊文楷想到嚴厲的父親,不由哆嗦了一下,然後咬著牙點了點頭,道:“吳秘書,你很好,逼著我給一個外人道歉,我記住了!”

說話間,楊文楷已經轉頭對準了齊等閒,道:“對不起,今天的事情是我錯了!”

“就這態度?”齊等閒淡淡地問道。

“你……”楊文楷勃然大怒,恨不得把人給生撕了,但看到吳秘書黑著的臉後,隻能按捺住自己心中的怒火。

深深吸了兩口涼氣,楊文楷纔對著齊等閒道:“齊先生,萬分抱歉,今天的事情都是我的不對,請你原諒。”

這一次,他的態度就誠懇了很多,語氣也緩和了不少。

齊等閒很清楚這傢夥肯定不是發自內心的,不過,也懶得再糾纏了,揮了揮手,道:“就這樣吧!”

楊文楷冷哼一聲,咬牙道:“我們走!”

他帶著兩個小明星,直接離開了現場,那輛被齊等閒砸壞了的車,也扔在這裡不管了。

李天洛見楊文楷都這麼灰溜溜走了,自然不敢再多說什麼,扶著李二叔也快步離開了這裡。

“這次臉丟大了!”李天洛心裡也是恨得滴血。

“這個齊等閒的功力,不同凡響……”李二叔咳嗽著說道,內臟都還在疼痛。

李天洛沉聲說道:“我們李家拳的顏麵幾乎被這個畜生給落光了,一定要想辦法找回場子才行!到時候,說不定要請我父親出手了!”

李二叔道:“有大哥出手,必然十拿九穩了。”

這些人走了之後,圍觀者見冇了熱鬨看,也都紛紛離開了。

李雲婉鬆了口氣,事情就這麼輕鬆解決了?還真是出乎意料啊!

不過,齊等閒是什麼時候跟省首搭上關係的?讓省首親自派了秘書過來請他!

吳秘書笑嗬嗬地道:“齊先生,請隨我去見省首先生吧?”

“今天興致不高,改天再說吧!”齊等閒冷淡地迴應了一句,拉著李雲婉就走。

李雲婉這個時候不由覺得尷尬,人家怎麼說也是省首的大秘書,就這麼放人鴿子,貌似不妥吧?

不過,她也不好多說什麼,隻能回過頭對吳秘書報以一個歉意的微笑了。

吳秘書也是愣在當場,然後扶了扶自己的眼鏡,驚愕道:“這麼大牌的嗎?他到底什麼來頭啊?”

齊等閒一句興致不高就把吳秘書給打發回去了,聽完吳秘書的講述之後,楊令光不由愕然。

“省首,這個獄警到底什麼來頭啊?一個二級獄警,這麼大派頭!”吳秘書苦笑著問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啊……不過,他是上麪點名要我請來的人。”楊令光同樣是滿臉的不解。

吳秘書驚訝道:“上麵?!”

楊令光沉聲道:“戰部的大元勳,傅風雲先生。”

吳秘書聽到這個名字之後,不由更加吃驚了,傅風雲可是華國的頂尖人物,而且立下無數赫赫之功,堪稱棟梁一般的人物。

“我先給傅老打個電話過去吧……”楊令光有些無奈地道,摸出手機來撥通了一個電話。

傅風雲接通電話之後,道:“小楊啊,我已經快到中海市了。人,你給我找到了嗎?”

楊令光苦笑道:“傅老,人我是找到了,但他說心情不好,不想過來見我……有負重托啊!”

傅風雲一聽,不由愣了愣,冇想到楊令光這個省首去請人,居然都冇請來?

看來,楚無道推崇的這位二當家,果然有些能耐啊!

冇能耐的人,不會這麼特立獨行。

傅風雲自然很清楚幽都監獄有著他們獨特的係統,而且一直由當年的齊家嫡長子管理,但他冇想到,齊等閒的本事居然也絲毫不比他父親要差。

“沒關係,一次冇請到,再去請就是了。”

“劉備還三顧茅廬了呢,被鴿了一次不算什麼。”

“多請幾次,總有他心情好的時候。”

傅風雲語氣淡然地說道:“我會在中海市多停留幾天,你儘快把人給我找來就是。”

楊令光立刻道:“傅老放心,我一定會儘快把此事給辦妥的!”

掛斷了電話之後,楊令光長出一口氣,然後轉頭對吳秘書道:“這個齊等閒是個什麼脾性?”

“呃……他那脾氣嘛……”吳秘書覺得有些一言難儘,但又不好把楊文楷的事情說出來。

“怎麼?”楊令光問道。

“反正應該不是很好相處的那種。”吳秘書苦笑著說道,有些無奈。

楊令光輕輕敲了敲桌子,道:“你去調查調查他的資料,抽個時間,我親自去見他。”

“這畢竟是傅老要見的人,我要是搞不定的話,未免顯得太冇能力!”

“你把最近的工作先放一放,著重辦好這件事!”

吳秘書點了點頭,道:“是,省首!”

齊等閒這個時候,已經帶著李雲婉回了雲頂山莊這邊來,彆的事情,他壓根不想上心。

楊令光要見他是為了什麼,他也猜到了,多半就是楚無道搞出來的事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