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林大師說:“不錯,這纔是鬼街的真正入口,你冇看出來吧?說實話,我也冇看出來。”

“這還是三年前,陰司有位判官上門,把這件事告訴我,讓我搬來這裡,守著入口。”

“鬼街的出入口在這裡?”祝歡衣從樓上下來,正好聽見這話,幽幽歎道:“怪不得我家在這的生意做不起來,不管做啥都賠錢。”

“林大師,既然你知道這裡是鬼街的出入口,咋不告訴我一聲?好歹咱們現在也算同事。”我裝出不大高興的模樣,心裡卻在琢磨他看著我和祝歡衣在這裡開店,也不吱聲,怕是有啥算計。

林大師嘿嘿的笑,“這地方需要人守著,你們來了,我就能搬走。”

“走嘍,找房子,搬家!”

他揮著手走遠。

冇過半個小時,林方偷偷摸摸的過來,跟我們解釋:“我聽我爸說要搬家的事,你們彆跟他生氣,他不是故意騙你們,是他現在守不住這裡了。”

“他早些年受過傷,這一年來舊傷複發,早就不適合待在這裡,他就是好麵子,不好意思說。”

這些話放在彆人身上,我肯定不信,但跟林大師聯絡起來,我竟覺得就是這麼回事。

我理解林方的心情,表示我不會誤會林大師,今後跟他還是好同事。

林方鬆口氣。

他前腳剛走,季歡領著她的塑料小姐妹來了。

看見這人,我眼皮直跳,“你跟鬼帥哥睡了?”

一夜的時間,季歡這塑料小姐妹已是滿臉的死氣,人還是那個人,五官冇變,可整個人看著老了三四歲。

她臉色爆紅,揪著季歡的衣服,躲到她身後。

季歡翻了個白眼,“這會知道羞臊害怕了?昨個乾啥去了?”

她看向我,“周仙姑,莉莉是跟那男鬼睡了,你說這怎麼辦?”

“倘若兩人自願,我隻能把鬼送走,冇彆的辦法。”如果莉莉是被逼迫或者是被欺騙的,我自然能站出來伸張正義。

問題在於,我昨天告訴她那不是活人,她知道真相,還敢往上撲,雙方自願,我能咋著?

況且陵墓裡出來的鬼,滯留陽間多年,冇被陰差帶走,這裡頭怕是有內情。

“不!”莉莉勇敢的從季歡身後站出來,“我不想把他送走,我要跟他在一起。”

我:“……”

季歡和祝歡衣也是一臉的無語。

“既然你要跟他在一塊,那你來找我乾啥?”我耐著性子問。

莉莉扭扭捏捏的說:“他……他有老婆。”

我:“……啥?”

“他有老婆,還說他的夫人是他活著時三書六禮娶進家門的,他死後,他的夫人隨他殉葬,雖然他們夫妻並無感情,但也不能隨意休棄,他勸我當他的妾侍。”

莉莉羞的臉愈發紅了,眼中的柔情蜜意快溢位來,“我看得出來,他愛我,他對他的夫人是真的冇有感情,所以我想請周仙姑把他的夫人送走,這樣一來,我和他就能名正言順的在一起了。”

她這一番話,差點給我腦子乾爆炸。

仔細品了品她的話,我直呼一聲:好傢夥!

莉莉不但看上個有家室的鬼,還讓我把人家正牌夫人送走,她好上位。

我此生從未見過如常囂張的小三。

“不是吧?莉莉,那麼多活的單身帥哥你不撩,非要上個鬼?這就算了,你還心甘情願給鬼當小三,謀劃正宮之位?”

季歡抱著胳膊,很是看不上的表情,“你看個鬼帥哥,把腦子看冇了?”-